没有人比我更咸的曼施坦因

大概是这段时间的摸鱼加上以前图片的细化 (:3_ヽ)_第一张的话是前段时间开坑那段练笔《深海与风》湖景村散步的脑补图吧 23333坑还在写的毕竟是自己第一次发文类的粮还是不会弃掉(ps:菜的不会画极光不要打我啊 〒▽〒)

【庄黄】深海与风(上)

*大概是庄园主×黄衣
*可能还是重度ooc
*第一次动笔,可能小学生文笔
*私设不仅有,而且一大堆。
*all黄衣大法好 _(:зゝ∠)_
*大概是一些自我脑洞的废料,中短篇,随缘更新

*(说实话还是对克苏鲁神话体系一知半解,欢迎捉虫,以及,如果有哪里有写的不对的地方欢迎指出,求不喷 _(:зゝ∠)_本文是根据官设上说庄园有举行祭祀仪式的痕迹想到的脑洞,所以私设庄园主信徒化有,如果可以接受的话,那么就开始了 _(:зゝ∠)_)

————————————————
(一)
欧蒂利斯庄园的氛围一般是静谧的连针落在地上的声音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的。
哪怕庄园内部仍有不少仆从的时候也是如此。
艺术家一家的悲剧让这里彻底的成为市井街头茶余饭后的消遣
与世隔绝,却不会被世人遗忘。
人们对这里的了解一般只是劳作之后的后街酒馆里难得休息时间短暂调侃。
“喂喂,话说这里好像有一座庄园的吧?”
“哈哈,好像是有一个,但又关咱们什么事呢。”
本着本地事不关己不予理睬的民风,人们没有在它出事之后更加深入的了解这座庄园。
不予理睬到哪怕后来这座庄园再次被一位年轻有为的青年收购时,这里也是,彻底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没有人关心这位青年,也没有人关心这里到底在做什么。
“新的庄园主喜欢独处。”
人们这样说着,而庄园主本身对外界评价也只是一笑置之。
虽说倒不是他喜欢独处,但清净一些也没有什么坏处。
有些东西不能展露在世人面前,比如这座庄园正在举行的“庆典”,亦或是它面纱下的真实目的。
但最主要的还是这个存在吧。这样想着,他想要将它藏起来,像死去海盗的亡灵藏匿他们的宝箱,深深的埋藏,不让任何人知晓。
他听到了那个被他藏匿在这座庄园里的存在发出了一丝似乎带有一些点不快的声音,随转瞬即逝,但还是被他察觉到了。
水滴打在树梢的清脆声响已经可以随着空气传进鼓膜,他的神邸是不喜欢水的。
“仆从已经去将对门房间的窗户关上了,需要我将窗帘也拉上吗?哈斯塔大人?”
他小心的询问着靠坐在房间靠窗扶手椅上与神邸同名的其的类人型分身。
修长的手指和小臂,被笼罩在深黄色褴褛衣衫下无可名状的身躯,只可以看出的是存在同常人一样纤细的腰肢。
有些意外,“祂”摇了摇头。
“无所谓的事”
神邸难得回应了他,带着些许漫不经心的语气。“祂”从椅子上站起了身,等年轻的信徒回过神的时候,神邸已经移步到了窗口。
“先前你们说,风和水是一对兄弟,暴雨将至的时候往往会起风。”
神邸将手伸出窗外,气流组成的屏障让祂的手指上没有沾上哪怕一点点的水花。神邸的心情意外的不错,祂就这样一边慢慢的诉说着,一边翻动着手指看着祂的眷属缠绕着祂的手臂。
年轻的庄园主注视着他的神邸,他有些不解这个存在的想法。
“这场雨会很快过去,已经不值得为它关上窗户了。”
神邸这样说着遣散了祂的眷属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明天的监管者不需要你的下属出任了,如果还有什么事,就在明天出席的时候一并说罢。”
年轻的信徒迎送着他的神邸自行离开了。尽管不知是什么缘故,祂今天的心情似乎出奇的好。信徒这样想着,也是开心的笑了,就像能体验到神邸的愉快一样。

(二)
自神邸莅临庄园已经过了几月,平日里无所事事的庄园主也开始期盼时间流逝的速度再慢一些。
“在思索些什么?”
信徒思路被打断,回过神来的时候,神邸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你的刚刚似乎在看着什么,是从这里看到了什么觉得有趣的东西了吗?”
祂指着自己对于人类来说名为“面部”的部分。毫无情绪波动的声线,尽管知道随意揣测神邸想法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但他还是能凭本能确定一点。
他似乎让他的神邸大人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不。。。。。只是在震惊您什么时候来的。”
“。。。。。”
“是出了什么问题吗?哈斯塔大人?”
“。。。。。。”
“如果是有求生者对您不敬,我会让他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
“。。。。。。不是这个问题。”
神邸摇了摇头,祂在那些祭品候补眼里是让他们闻风丧胆的存在,即使在回应信徒的呼唤时祂答应不会使用什么实力。
但神邸终究是神邸,力量不是“人”可以衡量的。
“罢了,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晚些时间再论吧。”
在今天当班的神邸就这样离开了,留下原地发愣信徒。
虽说多余的担心是对神邸强大力量的羞辱。但“希望祂没有什么心事”的想法还是不适时宜的出现在了某个人类的意识里。
傍晚时节阴沉的云层和刮的厉害的风,是暴雨来临前的最后通牒。焦急的等待着,哪怕凭借这短短几个月对祂的了解,还是明白的。
高傲的神邸不希望被担心。
想到这里,信徒咬紧了下唇,他希望给那个存在他能做到最好的一切,哪怕是一点小小的也是不被允许的。
祂生来就是神邸,而神邸,生来就是要被尊敬的。
他遣散了随从,在夜莺汇报结束的时候亲自到庄园的门前迎接他的神邸。
并没有过太久,神邸的身形在雨中浮现了出来,平日里略显宽松的黄袍此刻服帖的裹在祂本无可名状的身躯上。顺着目光仔细看上去,可以发现祂在发抖,信徒知道那自然不是因为寒冷,哪怕已经季节接近深秋。
是那种难以忍受的排斥和厌恶,他的神邸是讨厌水的。
“请您宽恕我的失礼”
在神邸走进庄园大门时,信徒在第一时间为祂披上了吸水的棉布,水分被吸干的感觉让祂下意识允许了信徒看似无礼的冒犯而任由着他擦着身躯上的水分。
“为什么在这里等?蝼蚁,你在担心什么?”
“不,至少在我自然是没有担心的,已知中这里没有东西可以威胁到您,我只是在意您所说的那间要过后再议的事。”
信徒丢开那块有些潮湿的棉布,换上了另一张新的干棉布将神邸整身裹好。
“我可以稍微的逾越一次吗?哈斯塔大人?”
“随意”
刚在场地已经发完脾气的神邸此时的心情也平静了下了,也是任由信徒在有些冒犯的将祂横打抱起安顿在火炉边的沙发。
“仅此一次。”
“自然不敢,那关于您下午说的事情,能否请您再说明一下?”
神邸坐卧在壁炉边,信徒为他关上被风吹的吱咤作响的窗户。
“说出你的愿望。”
哪怕是思考之后才想要询问的问题,但在此时的氛围下,神邸甚至觉得是自己一时兴起的才有这种想法。
信徒的震惊程度自然不言而喻,他转过头时看到神邸黄衣之下不可名状的部分里那些猩红色的眼睛都在注视着他。
哈斯塔不是掌管知识的神邸,而他也并不是狂热的求知者。
但深渊的注视仍旧强烈的似乎要收割走他的灵魂。
“您。。。。。?!”
“不可否认,你的确成功取悦了这具身体的情绪。作为打发时间的报偿,该降临的力量会伴随你直到我失去兴趣为止。但即使祭品到位,这份力量也不会因为同一个存在降临第二次,所以,说出你的愿望。”
神邸从沙发上起身,而猩红色的瞳孔中的目光一直没有从他身上离开。
“在能力之内,任何你想要的,皆无需代价。”
“那可否让我目睹您作为人类模样的姿态”
他望着深渊猩红色的瞳孔,鬼使神差的想着,想看到那个存在的情绪。看到祂同最年幼的孩童一样开心的样子,看到祂不尽意而失落的样子,看到祂因年代久远的往事而思索样子,看到祂因为不识面目的蠢货的冒犯而淡淡愤怒的样子,看到祂兴趣使然的恶作剧成功而皎洁微笑的样子。
而当他脱口而出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出多么不敬的语言。
“请您忘记刚才的话”
信徒慌张的几乎要跪倒在神邸的脚边。
“我竟然要让您。。。。。。”
“只是这样?”
神邸打断了信徒的话,复数的猩红色瞳孔微眯,祂甚至试着蹲低身体强迫信徒的目光看向祂
“这是你的愿望吗?”
不给人类拒绝的机会,祂掰过信徒的脸强迫那双眼睛看着不可名状的深渊慢慢的收理成了类人型的身躯,一点一点,黄袍下无可名状之物慢慢的变化为了同“人类”万般无二的模样。
细瘦,清俊,如深渊一般不见其底的猩红色瞳孔,毫无疑问是神邸换算成人类之后的样子。
青年看着面前那个可能比自己还要矮上一些的男人,怔怔的出神。
“不错的反应”
祂提了提嘴角,扯出一个看起来正常到标准的微笑。
“以后私下里就用这幅面孔了。”
神邸拍了拍信徒的脸。笑着眯起了猩红色的双眼,像极了发自内心喜悦的人类。

(三)
当他专心查看夜莺交予他湖景村场地开发完成的文书时,神邸早就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摸摸站着了他身后。
“哈利湖?”
当不属于自己的修长手指轻敲着桌上的图纸时,不得不说,他还是吓了一跳。
“您什么时候来的?”
“自然是想来的时候来的,这一点你无需在意。比起这个。。。。。”
神邸看着那个现在比他还要高上一些的人类,不禁皱了皱眉。
“你要开放那里作为场地?”
“若是开放它会让您感到不愉快的话自然就是算了。”
“不是这个问题。我应该说过你不需要。。。。”
“没有的事,您说的我都记着。”
说着他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抽出一份个人履历,而履历上面的名字属于一个人类。
“您不希望我对您有特殊对待的事我还是记得的。”
“。。。美智子?”
神邸看着面前的册子,上面的名字祂是认识的,那算是平日工作的同僚。
“这个星球的哈利湖。。。。不,应该说是哈利湖边的村落,似乎是她的故乡。加上最近有了开发场景的机会,如果可以仗着熟悉地形的优势,估计也是可以收割上一些不错的收益。”
“。。。。。。”
“若是这让您感到不愉快的话。。。”
“并没有。”
神邸有些疑惑的看着祂面前的人类
“你是如何判断我不愉快的?”
听闻神邸的疑惑,信徒笑着抚平了祂从一开始就皱着的眉头,他笑的很虔诚,虔诚的让神邸在那一刻甚至没有阻止他。
“我的神邸大人啊,我们这种蝼蚁的脸庞,可是很容易就会把情绪带出来的。”
对于那个哈利湖,神邸自然还是有一些印象的。
不久前的一天,三百多光年之外的旧日支配者回应了信徒的召唤。
旧日的化身就这样在灿若白昼的星光下,从这个星球中与其居所同名之地的湖泊走了出来。
那名旧日是哈斯塔,而那片湖泊,便是哈利湖。
。。。。。。
“神邸大人?您在想什么?”
“不,没事,只是想起了什么无关紧要的事。”
或许这具分身是无法忘记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
那位甚至拿了在场所有同教的袍泽献祭了自己的人类。
他臣服的叩拜着面前神邸的分身。
带血的脸庞上写满了肉眼可见的疯狂虔诚。
“这是名狂信徒”
来自这个星球的语言和形容措辞出现在了分身的脑海。
如同发出尖叫着俯首称臣的虫豸,即使熟知它可能被毫无兴趣的自己而杀掉可能性但却还是叫嚣着宣告自己的信仰。
多么愚蠢而疯狂的举动。
罢了,如果有这种觉悟就足够有资格活下去了。
因为分身的缘故带了几分人格感情的神邸扶了扶不存在的额头,祂承认这个弱小的生物确实暂时的提起了意识暂居在这幅分身里自己的兴趣。
但这具分身的性格还是有些意外的温和过头了。
“疯狂的信徒,可吾等并不讨厌。”
神邸猩红色的眼眸近乎眯成了一条虚线
“吾等满足你一个条件。”
回忆到这里被现实打断,意识寄居于分身的神邸才回过神,祂抬眼便撞上了自己那位信徒的疑惑表情。
“神邸大人?”
“嗯?”
“您在想什么?”
“只是一些往事罢了”
说到这里,神邸的手指在桌上标注为"哈利湖"的图纸上又是敲了敲。
"你打算什么时候将这里作为场地使用?"
"嗯?您觉得什么时候最合适?"
"带我去。"
青年有些意外的回头,对上的自然是那双猩红色的眼瞳。
哪怕比自己要矮上一些的清秀人类面孔,浓稠的铁锈色还是让人联想到遥远的深渊。
"带我再去一次哈利湖。"
"如吾主所愿。"
而当真的来到那处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初识之所时,无论是那一方都是带着些许的难以名状的心情。
深翡色的极光跨过杉林树冠,将神邸的脸庞连同漫天星空的基调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墨绿。
带着人类清俊面孔的神邸轻轻踩在镜子似湖面上,落脚之处带起层层叠叠的波纹,每一脚,每一个映着星空的波纹,都像是深空星海中在不知跨越多少光年翻涌而来的呢喃细语。
祂似乎心情极好的在湖面兜着圈子。
水面拂着清风,细细的吹散水面的波纹,从头至尾,祂身着的黄色衣袍没有粘上半滴水渍。
"要来吗?"
心血来潮的神邸伸手招呼着陪他同行的信徒。
"给你一个取悦我的机会,陪我过来去湖中心走两圈。"
那一刻,哈斯塔或许不会知道。
星光之下,踏着湖水,被惊喜的风簇拥着的旧日分身,就这样带着清俊的人类面庞对信徒伸出手的那一刻。真正映照在那个年轻人类眼中自己是怎样慈悲而美丽的样子。
年轻的庄园主牵起暂居己所神邸的手指,没有丝毫犹豫的同祂一起走向湖中。
脚底踏上湖面的瞬间,风先水一步钻在了他脚底,没有想象中的湿腻感,取而代之的是那种仿佛踩在什么有弹性的东西上的张力和弹脚。
神邸的手指是清凉的,但不冷,像正在包裹着自己的风。他不敢抬头去看那道背影,也不敢在半途松开那个存在的手,只得随着祂的步伐,一步一步,漫步在那片倒映星光的湖面。
他不知自己同祂走了多久,亦或是自己走的路到底是不是湖中心。只是看着水面层层叠叠的波纹上星辰的呐喊。不知怎的他似乎听见了那些倒影的悲鸣,星海呐喊着它的主人,而那个存在的意识本尊还在悠哉悠哉的漫步。
如是深海,永远无法拥抱从空中呼啸着略过海面的狂风。
当神邸停下脚步,他发现仰望着天空的自己,不知何时早已落得满脸泪水。
"我在的,或是说,从未离开过。
神邸这样说着拍着他的肩,不知是对他还是对漫天星辰。
"哪怕败落,哪怕被封印,亦是如此。"
"可您不属于我的。"
"这不好说。"
黄袍的身影抬起祂的手臂,哪现在降临于这具分身的祂无论如何也无法触及那片深空。
“手持黄印的王只属于卡尔克萨,深空星海的主人只属于旧日,黄袍的魔王同样只属于那本被时代遗忘的读本,而那位仁爱慈悲的神邸自然也只属于那位天真良善的牧羊人。”
“那伫立在我面前的‘hastur’呢?”
信徒望着面前神邸的化身。
“自然只属于你”
化为人类模样的神邸笑着看向祂的信徒,像极了一个真的发自内心喜悦的人类。
"还算愉快,开发这里的事你自然随时可以动工"
神邸伸了个懒腰,便带着呆若木鸡的信徒打道回府。
"对了"
"您还有什么吩咐?"
"只有那片湖中心"祂凑过身拉过信徒的领带而附在他的耳畔。
"只有那里不要动,它们和我都讨厌被打扰的"
神邸笑着小声细语道,仿佛是恶魔的呢喃。


大概是一些胡乱瞎写的印象脑洞 _(:зゝ∠)_大部分内容应该还是参考和自设,大概是因为某些契机吃到了这一对然后就开始试着自己写文试试(不要打脸 _(:ᗤ」ㄥ)_),当然如果有同好太太的话那就真是太好了 ੭ ᐕ)੭*⁾⁾,最后,all黄衣真好吃!(危险发言)

大概是一个脑洞吧 ,深空星海之主这个设定啊。想想就觉得有仙气,想画那种有神邸的感觉的老黄(然而手残失败)_(:зゝ∠)_沉迷祂无法自拔

大概是偷懒了一下没有画背后的架子
答应基友摸鱼的一只黄衣 _(:зゝ∠)_,咳,因为打游戏还是鸽了一个多月
(有没有all黄衣的组织 _(:зゝ∠)_他实在是太好了)

大概是一个脑洞 _(:зゝ∠)_
p1应该算是监管者的例行洗礼吧(笑)
p2的话应该算是对这个角色一个开始的印象吧,慈悲的神邸和老熟人年幼的信徒(基友说是屠皇萌新向2333|・ω・`)
还是好喜欢这个角色 _(:зゝ∠)_圣心医院里撒花小黑爪的彩蛋,衣服底下的小细腰,昂,没有人觉得很可爱吗?克苏鲁神话原型里设定是深空星海之主(出海神皮的一个小原因?)
个人感觉d5里面的黄衣应该是平行世界的克苏鲁神话中哈斯塔的分身吧。因为听身边比较了解克苏鲁神话的基友说原作中的哈斯塔应该是不会理会庄园游戏这种活动。很明显,这个世界线(游戏线)里的哈斯塔应该比其本尊要更加慈悲吧。
(以上纯属个人揣测,求不要喷 _(:зゝ∠)_,另外有没有吃all黄的同好,昂,躺地求粮)

大概是又来交党费了√
(我流草稿画风)
大概是蜘蛛女士上线的前一天晚上 (┌・ω・)┌
今天杰克限免听见姬友吐槽“话说圆规精为什么口袋里要带个剪刀啊”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停不下脑洞了√
嗯,据说佣兵溜蜘蛛效果拔群(✧∇✧)
嗯,据说蜘蛛女士的网是纱布(`•ω•´)
嗯,据说圆规精口袋里有小剪刀 ੭ ᐕ)੭*⁾⁾
佣兵先生:游戏体验极佳√

大概是交了个党费 _(:зゝ∠)_这里草稿流画风
意外有些擅长开密码机的监管者先生

杰克:就因为这东西害我砍了我老婆一刀???诅咒所有逼佣兵修密码机的人转角遇到爱啊喂 (-"-怒)